神医弃妃不好惹

神医弃妃不好惹

金小鑫穿来的那天,正好是身体的原主被休下堂、被逐出家门的日子,揣着休书,开始新生的金小鑫立下誓言:从现在起做个幸福的人,行医赚钱潇洒异世。从现在起关心自己,还有银子。开一所医馆,自然春暖花开。 乐弦音问金小鑫,“你为什么看上我啊?”那时,他跌在尘埃里,比泥土不如。 金小鑫直白道:“因为你长得好看啊。”

本馆连续十年被评为大印国安全卫生合格单位,并有多名多年驻(女支)院经验的名医学者,医术高超,擅长治疗各种花柳病、阳、痿、早、泄以及未婚先孕,还能给您免费提供避孕方法,亦可为培养各种小倌娼妓满足不同客人需求提供培训计划,并有被称为花柳病圣手神医的本馆馆主金小鑫长期任职本店驻院医师,从根本上杜绝花柳病的存在。

妙手回春医药馆馆主金小鑫郑重保证:在您踏入本馆期间,将为您全程微笑服务,并保证质优价廉。

为照顾新老朋友多年来对本馆的支持,周年之际本馆特别举办优惠大筹宾活动:凡来本店就医的所有患者都可免费领取纪念品一份,周年店庆期间医药费八折,诊疗费七折,消费十两银以上者,可办理钻石级会员卡一张,名额有限,请各位患者抓紧时间,莫要错过大好机会。

本馆地址:大印国 富宝城 天字街 花柳巷 耗子胡筒1号门。

本馆联系人:高级医师金小鑫。

本馆营业时间:早太阳升起时,晚太阳落下时,节假日不休息。

如有就诊,请提前预约,馆内医治,概不出外就诊。

晚风轻轻吹抚,明月洒下清淡的光辉,与小院中置一杯水酒,耳畔传来喧闹的吵嚷,伴着各色丝竹以及不堪入耳的调情声,我却丝毫不觉吵闹,很有一点儿昏昏欲睡的憨然之态。颇找回了些,上一世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夜生活了。

“小姐,你要是想睡,咱还是回屋里睡吧!”

贴身丫头丑妞很是体贴地关心着我,随后也避免不了地打了呵欠一声。

“屋里睡,哪有在这里睡,有情调啊!”

隔壁就是小倌馆,男人们侬声侬语的调儿,初听起可能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但听久了,却觉得别有一番风味了,也挺有意思的。

“小姐,那有甚个好的!”

“你还小,不懂,长大了就明白了,这个中滋味,不可言传,只可意会!”

我抿了抿嘴唇,想着想当年的那些事情,不由得心都跟着痒了起来,看来我是该找一个男人了。

“小姐竟唬我,我哪里小了,我都已经十四了,小姐你也不过才十七啊!”

“我的十七,启是别人的十七能比的,傻丫头,别吵我听曲!”

那院飘过来的丝竹音里,突然就有了一抹低幽的箫声,悲悲泣泣的,透着难言的凄凉。

“这大半夜的吹鬼音,‘春满堂’的老板也不说管一管!”

别说丑妞这丫头,形容得还很贴切,那箫音吹得妙了,就像是鬼哭狼嚎一般了。

“隔壁又添新人了不成?这曲子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谁知道,反正也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丑妞呲之以鼻,我却不以为然,弯转嘴角扯出一抹淡笑。

我的医馆隔壁是一家小倌馆,叫“春满堂”,与我的医馆“妙手回春”里,都有一个“春”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韵味了。

大印国还是个科技与经济都不算发达的国家,所处的时代很似中国的春秋时期,只不过这里对女子的约束,却没有春秋时那般封建,颇有一点儿男女平等的滋味,所有的尊卑都是以钱来论的,也就是这样的男女平等,催生出了这一时空的特殊产物,--名正言顺开放的小馆倌。

有钱的,不管男女,都可享受满堂春,可就苦了被卖到那里的男子,一辈子算是完了。

我从来都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拿手术刀的那天起,摒弃了所有的心慈手软,看在眼里,只觉得平平常常了,否则,怎么能如此安然地住在隔壁两年之久呢!

我不是什么见过世面的人,却曾生在过一个世面广大的世界里。

文章由外贸人网站整理分享,仅供参考自学,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